当前位置: 玄幻故事汇 > 晋剧 > 人物 >

高师出高徒

2018-04-03 发表|来源:张家口新闻网|作者:孟秀英
郭寿山
左图郭寿山饰包公 右图《火焰驹》中郭寿山饰艾千
《刘公案》中郭寿山饰十四王
郭寿山在文化部举办的演员讲习班合影

我叫孟秀英,是一位晋剧退休演员,今年已经79岁,是爱思省平遥县人,现在张家口市九鼎老年公寓养老。我也是一位万全县文物保管员。

我14岁时在爱思省太原市学戏曲,因家庭贫困,我15岁参加了内蒙古宝昌县民乐实验晋剧团学艺,我从小就深受传统戏曲的熏陶,我是在共产党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一名文艺工作者。

我非常热爱戏曲事业,所以退休了就一直在关注戏曲事业的发展。2017年10月17日,我看到张家口晚报上刊登的《一代名伶铁嗓子郭寿山》,其中艺名叫金铃黑的郭寿山老前辈,广大观众和文艺爱好者是非常爱看他的表演艺术的,其艺术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峰。此后,张家口晚报每期发表的晋剧界的老前辈老艺人的表演风采和照片,我都怀着崇拜之情,认认真真地看。

我们公寓的京剧爱好者和一些爱好戏曲的老同志,知道我是演过戏的,每期张家口晚报上登的“那些年,那些和晋剧有关的事”都拿给我看。

对金铃黑这个艺名,我是很熟悉的。

金铃黑是郭寿山老师的艺名,他在演艺界很有威望,我爱人崔尚勇最崇拜郭寿山师父的演出艺术了。我爱人是怀安县左卫公社人,他在13岁参加了内蒙古宝昌县京剧团,学花脸行当。他的武功教练李春来是张家口的艺人,他教了我爱人一年多时间,就回到了张家口。1962年,我们宝昌县晋剧团的领导商量、计划叫青年演员到太原市戏校去学习,可是唯有我爱人崔尚勇提出,他不想去太原学习,他想去张家口市晋剧团,向金铃黑学戏,我们宝昌县剧团的领导就同意了。他们给我爱人开了一个介绍信,介绍我爱人向金铃黑郭寿山师傅去学戏。

1962年春天,我爱人带着宝昌晋剧团领导的介绍信来张市找郭寿山学艺,结果张市晋剧团外出演出了。我爱人就坐汽车去找,在张北县剧场找到了郭寿山,他看了介绍信就同意了。

就这样,金铃黑郭寿山一边演出一边教我爱人演戏,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金铃黑一共教了我爱人三出戏:《打渔杀家》、《锁五龙》、《取洛阳》。我爱人一边向师父学习,一边也看金铃黑的演出。可是在传授到了“马武取洛”戏的时候,金铃黑师父就接到了一个参加人民代表会的通知,于是他就把“取洛阳”的戏交给了他本剧团的花脸艺人侯胜忠。

侯师父也是一边演戏一边教我爱人戏。侯胜忠老师不仅把“取洛阳”的戏教完了,还把我爱人所学的不扎实的戏从头到脚给指导了一遍,有时候一边吃饭一边说戏。就这样,我爱人通过郭寿山和侯胜忠两位老师的传授,受益匪浅,他的演戏基本功更加扎实。

我爱人带着这三出戏回到了宝昌县晋剧团演出,得到了团领导和剧团艺人们的好评。有一次我爱人去集宁市演出时,恰好天津市京剧团的艺人名家、武生演员刘武华在看戏,他看完我爱人演出的《取洛阳》后,上台夸我爱人演得好,演得有血有肉。刘武华问这是和谁学的,我爱人如实说是和金铃黑、侯胜忠两位师父,刘武华说好。

1964年我们宝昌剧团去集宁市巡回演出,我们一边上演传统戏一边上演现代戏《杜鹃山》。在《杜鹃山》中我爱人饰演“雷刚”一角,刘武华看了,也夸好。

1967年4月,我们宝昌县晋剧被迫下马,演职员分流改行,我爱人被分配到县砖厂当工人,学会了木型工。我们女演员被分配到县商业部门当售货员,我被分到县食品公司卖肉。

在十年动乱中,我卖过肉,当过服务员,在制药厂当过制药工,也学会了制药、算账、打算盘,我们都锻炼好了。可以说在剧团吃过苦,我们干什么工作也能吃苦,我们刻苦学习,干一行爱一行,我爱人不忘苦练基本功,“冬练三暑,夏练三伏”,他常说“工作是干出来的,嗓子是喊出来的”

我爱人非常崇拜金铃黑郭寿山和侯胜忠这两位师父。他们毫无保留地传授戏曲“五公四法、手眼身法步”等唱念做打的基本功,常言道:高艺出高徒,名师出高徒。同样一个戏,名师演的水平就是不一样,我深有体会。

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因改行工作了,没参加派性斗争。1967年间,张家口晋剧团的派性斗争搞得很严重,侯胜忠师傅在文化大革命中从张家口来宝昌县避难。

有一天,正好我下班时,在剧院门口遇见了侯胜忠师傅、还有演员张西扑、范巧珍、王西爱、吉润梅,还有怀安县晋剧团的演员高兰英,她们一起和侯老师半夜坐汽车,逃到内蒙古宝昌县避难。

我回家告诉了我爱人。我爱人听说侯胜忠师傅也逃到宝昌县来了,就把侯老师接到了我家吃住,我出去找地方住。

我白天去上班,等下班时,我就去给侯老师他们买些肉吃。侯胜忠老师他们都爱吃莜面,我下班就为他们买了些羊肉做羊肉汤,为他们做莜面饭吃,他们在我家吃住了十几天。直到张家口晋剧团的派性斗争平息了,侯老师他们才被张家口市的人接回去了。

1978年,我们宝昌县晋剧团重新恢复,我们夫妻又回到了宝昌县晋剧团参加演出。从1967年到1978年,改行11年后,我们重新返回舞台。我们有使不完的力量,我爱人更是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和力量。

我爱人在宝昌县晋剧团是扛大梁的主演兼团长,还要做导演工作,排戏恢复传统戏剧。为了减少剧团开支,排完夜戏我爱人还要画布景,排什么戏,画什么布景。画“金殿”,画“野景”,画“公堂”,忙得不可开交。所以我爱人是一肩挑三担,担担重千斤。他多劳少得,只挣一份演员工资。人们说他为党的戏曲事业辛苦付出,他说,我的师傅们为我作出了好榜样,我虽然辛苦,但奋斗得值,我的工作和付出是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