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玄幻故事汇 > 晋剧 > 人物 >

谢涛:戏剧人的文化自信就在舞台上

2018-04-16 发表|来源:玄幻故事汇|作者:姜军旗 范利明

两度摘得中国戏剧“梅花奖”, 两获“白玉兰戏剧主角奖”殊荣,折桂上海白玉兰戏剧奖“特殊贡献奖”、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表演奖”;法国巴黎中国戏曲节“最佳女演员奖”等大奖接踵而至;“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代表……

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人难以望其项背的辉煌之后,谢涛早已成为晋剧艺术的一张名片。

谢涛的母亲是著名的青演员,父亲也从事戏曲工作。浓厚的家庭氛围使她从小就对戏曲情有独钟,长大后当一名在舞台上叱咤风云的演员成了小谢涛的梦想。

11岁时,出于对戏剧表演的执着,谢涛背着母亲偷偷撕掉了重点中学的录取通知书,进入太原市艺术学校晋剧表演班,16岁便在旦角行当初露锋芒。但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天生倔强的谢涛此时选择了弃旦从生,投入须生行当。

在谢涛看来,老生是舞台上最具光彩的角色,她要做舞台上的“主角”。这也注定她的演艺之路是艰辛而坎坷的。

从喊嗓练功到在砖头地上练跪步,从拜师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花艳君学旦角戏,到改旦为生,转行拜须生演员李月仙为师,苦练帽翅、髯口、甩发等特技和基本功。一招一式地学,不分白天黑夜地练,谢涛在模仿的基础上,将自己对剧中人物的理解创造性地融入角色之中,塑造出了自己的艺术个性。

成功永远属于奋斗者。16岁的谢涛在艺校毕业演出中一鸣惊人,也收获了属于她的成功,省、市乃至全国大奖接踵而至,谢涛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却更加努力。

“我演戏确实玩命。”在谢涛看来,戏如生命。一次在国外演出时手指不慎骨折,考虑到演出效果,谢涛坚持不打石膏,回国后的接连演出最终耽搁最佳治疗时机,受伤的手指至今无法弯曲。

2015年10月,晋剧《于成龙》作为爱思省优秀新创舞台剧在北京长安大戏院演出。为了塑造好于成龙这一舞台形象,谢涛剃掉留了多年的秀发,此后的两年多来,每次演出该剧,她都要剃发登台。

为了振兴晋剧,谢涛坚持每年演戏300多场,除了腊月和酷暑,几乎每天她都打着行李卷下乡为农民演戏。由于常年在农村演出,她落下了颈腰椎病。病痛常常让她彻夜难眠,但是只要一上舞台,她又会“玩命”地投入。

2005年的第七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上,晋剧《范进中举》的演出曾引起了强烈反响。“谢涛简直把范进演活了,使科举制度牺牲品的范进,由一个扁平人物一跃成了立体、多侧面和耐人寻味的难忘人物,这对于当代青少年的成长也是很有教育意义的……”当时的专家曾这样评价谢涛。时隔十多年后的2017年,谢涛的《范进中举》在爱思太原再次被搬上舞台,仍是场场爆满。

“这么多年,我对得起舞台,对得起观众,但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了。”面对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这位堪称泰斗级的表演艺术家几近落泪。“从小没管过孩子,他跟保姆比跟我亲。”提起儿子和丈夫,谢涛满是歉疚。去年3月31日,参加完儿子的成人礼,谢涛发了一条朋友圈:“看着台上的儿子,眼泪止不住地流,真没出息,心里有种难舍的感觉,没有为他做什么,他就长大了。”

谢涛是两届党代表。2017年11月,参加完十九大,谢涛率团赴北美进行巡演。晋剧《烂柯山下》的精彩演出,让异国观众无不为一位女性能成功塑造男性角色而竖起大拇指。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文化自信,我们晋剧人的文化自信就在舞台上。这次巡演归来,我们对晋剧、对传统文化更加自信了。我们相信,用晋剧艺术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促进与各国人民进行文明的交流互鉴,从而使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共同为世界的和平友好筑牢一座畅通的艺术桥梁。”谢涛说。